2014/7/15

衛生紙+ 24 太陽花詩集

衛生紙+ 24
太陽花詩集
Off the Roll, Poetry+
20147月黑眼睛文化出版
鴻鴻主編

ISBN 978-986-6359-41-5


今夜,我們甘願做愛的暴民


今年318410,反黑箱服貿協議的太陽花學運,是台灣現代史上首次長期佔領政府並引起廣大迴響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從318學生打前鋒衝進立法院,場外眾多社運團體支援,324凌晨警方暴力驅離行政院內外的群眾,引起330當天五十萬人的大遊行,太陽花已發展成一場全民運動。在總統與立法院長的政爭間隙,立法院像一個中途島,意外集結了近年眾多公民運動的議題與能量。

318次日起,一篇篇新創的太陽花詩作便在臉書及靜坐的民眾間流傳,324的鎮壓,330的遊行,乃至後續林義雄為核四絕食引發的佔領忠孝西路,文化界針對服貿協議下文化政策/對策的連署行動……一路下來,從港台著名詩人到議場內的學生,率皆有詩。或聲援打氣,或控訴國家暴力,或反思「運動傷害」,《衛生紙+》精選81篇,作為詩之介入的時代紀錄。作者包括蘇紹連、鯨向海、隱匿、阿芒、阿鈍、潘家欣、許赫、羅毓嘉、李建常、鴻鴻等,也有議場內外的學生創作者如Yellow、陳以恩、林倢、羅紓筠,還有香港的廖偉棠、樓樓隔海唱和,甚至向陽選輯了日治時期詩人楊華的《黑潮集》隔代呼應。

台灣六份刊物聯合發起「鼓動小詩風潮」。對詩來說,量體裁衣,篇幅本來不是問題。提倡小詩,卻可說是一種對「截彎取直」的呼喚,呼喚詩的本質的素樸呈現,正合乎《衛生紙+》精神。茲選刊24家十行以內的小詩,蔡仁偉除了一口氣推出60首小詩新作之外,也特撰〈我對短詩的想法〉以為響應。

繼本刊19期發表韓國詩人李箱的詩選之後,本期續刊出他的小說〈翅膀〉。作為殖民地文學的重要文本,自暴自棄的主人翁哀嘆著腋下消失的翅膀;譯者陳允元提問:「究竟是甚麼禁錮束縛著主人公?是現代社會?殖民體制?或是其他?」相對於這曲無助的悲歌,高俊耀、鄭尹真創作於當下的獨白劇場《神掉了張悠遊卡》異曲同工地將卑微的派遣工比擬為神,卻充滿破格的嘲謔精神。其樂天、其大膽,或許正是太陽花世代抗爭力量的最佳表徵。


目次

太陽花詩81
鴻鴻  暴民之歌、洗街雨、這麼晚了,我們通常不會連絡部長
謝旭昇  我們的利維坦
李建常  好人
阿布  革命軍、哭牆
王一穎  職場倫理
小令  天茸國
徐徐  舞雩、舞雩(電音版)、刀俎、糊塗魔術師
林林  國王的新衣、自殺者、街頭,我的島嶼
吳婉鈺  諾亞方舟
阿米  暴徒-太陽花學運
Yellow  想像一日、台灣安妮
陳以恩  超級市場、應許之地、吃早餐前相信六件不可能的事
羅紓筠  媽媽請不要擔心
潘家欣  我終於也傳染了流感、媽媽,原諒我把妳留在背後
蔡凱文  你們帶來了拒馬、佔領、晚安台灣
高穎琳  失去了心的機器人
劉皓旻  2014/03/24 清晨四點的時候 
張詩勤  為關燈而作、醒來的景象、拉鋸
許赫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一夜無話、魯蛇的革命喜劇
隱匿  11萬人和50萬人之間
林倢  議院日記 9
盂蜜  失落的花瓣
  把我的大便還給我
黃致中  那些年我們拒馬
洪崇德  來來、不按讚聲明、我要問你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蘇紹連  2014春分三則
阿鈍  學運時代(6首)
林蔚昀  媽媽我們明天也許沒有床單了,就我明天去買
蔡仁偉  他們說抗議不能影響到別人、手段
陳令洋  牆邊
向明  自殘之歌
鯨向海  表態、高層獨白、失眠者
樓樓  春天致遠方的友人
廖偉棠  從前線回來的詩
羅毓嘉  不要忘記我們曾經被喚醒
向陽  今晚,我們在廣場上
楊華  《黑潮集》選錄

高俊耀、鄭尹真  神掉了張悠遊卡
陳允元  挫敗者的飛翔──讀李箱〈翅膀〉
李箱  翅膀
沈眠  不莊重而如此真誠美好──閱讀許赫《原來女孩不想嫁給阿北》

寫在衛生紙的小詩
飛鵬子  店狗  陳伯達  顆粒  陳偉哲  丁心  智雲  夏魚  徐徐
許赫    陳子謙  王一穎  阿米  吳婉鈺  李衡昕  孤鴻  潘家欣
賴舒勤  曾淑美  鴻鴻  谷柏威/林蔚昀  莫瑞森/傅紀鋼  蔡仁偉
蔡仁偉  我對短詩的想法

鴻鴻  編者筆記


[選詩]
我要問你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 324 行政院血腥鎮暴有感,兼致楊牧
 洪崇德

我要問你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寫在一張蒼白的紙條上頭
簽署系級、學號和真實姓名,
從教室尾端遞經靜坐的學生群
(黑筆帶出紅色的字跡:打擾了
瞌睡、私談以及跨性別,寒流還未過去
密閉的空間內氣壓漸低
一盞未修理的燈明滅不定 ......
教授憲法與人權的老教授放下麥克風
和點名簿,數算空乏的座位
滯留學院的人群
下課將轉向別的航站

我要問你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若非揭露那就從自我揭露起:學生就讀中文系……
一個不夠規矩的書生,搖擺於文青
與憤青(得過幾個文學獎,直同志
曾參與大埔農民抗議,追隨良知
而非政治正確)這聽來,何其荒謬──
一個文不對題的學生,不務正業、
未知藍綠,專業在中文(或不夠專業)
心懷社會運動,畢業後不考公務員
有沒有 22K?「沒有競爭力。」我也想知道
寫不寫作我的同學都一樣愛國,一樣適用
這句話是議論我或者國家?教授
我想問:是否公民的參與只在投票時有所制裁
一個人既是學生就不需理會公民的責任?

請容我問及一個問題,這關乎
公理與正義:「如何將所學奉獻於社會?」
四年修過的學分從律法到國際視野(熟讀三民主義
分得清 ECFA FTA)經濟學和行政程序談不上專業
對服貿的利弊仍有遲疑(本會期通過否則黨紀處分──)
教授,我想問:外交協議能否先做再評估
我們的公民課程能不能課外實習?
當聲稱不看懶人包的同學拿新聞取代條文
當「你在反什麼」成為口號,教授
我不懂,怎樣的水平才足以參與社會
且不讓知識的有無成為體制下
新的階級和暴力?

親愛的教授,噤聲的自保
法則流淌你同輩人的血液。我仍要問
公理與正義的問題,請帶我從人權課程回歸
歷史:一個書生的筆會不會成為美麗島?
警備總部抓不抓課堂上一張小紙條?像我的父母
你們從不談這些就像三十年前
站在思想警察的目光下,一個比一個純潔,不受汙染、
不談政治,是否讓我們的社會學模型變得完整?
為何此刻我們的血液代替靜坐的人
躺在行政院的廣場上凝結、發黑,
還要沉默的受水柱刷去?

教授,請容我問公理與正義的問題:
假如那晚你在行政院,假如你學無所成
那樣無知、軟弱地面對一個時代
的法律、經濟和國家定位。兩院的分別
其實並不太懂,孤獨和冷漠環伺在側(武裝的部隊和拒馬
拍拍肩膀一句謝謝指教。)
假如渺小的此刻你放棄提問
假如在保安大隊的盾牆裡你發盡所有的聲音──
卻不能占領一個鏡頭



[劇本選段]
神掉了張悠遊卡
高俊耀、鄭尹真

…………………………………………………
捷運聲傳來。
派遣工連忙衝到觀眾席派卡片。

您好小姐可以耽誤您一分鐘嗎……您好先生可以耽誤您一分鐘嗎……

捷運聲嘎然而止。

不好意思啊……我跟神說,那你累積足夠點數,記得保庇保庇我,等我成功時,我上節目時會說,謝謝神!我出書時會說,謝謝神!呵呵呵……神怎麼了?神在哭嗎?神不會哭的。神說,神很衰,因為天庭有規定,累積點數不能中斷,不然一切歸零,要重新計算。神去種田,有怪手跑來田裡,要蓋園區蓋航空城, 結果神辛辛苦苦累積的點數沒了。神轉去紡織廠做,做一做,老闆跑路,老闆說兩千三百萬的人太少,他要跑去十三億人口的地方開,神的點數又再泡湯。神決定投入科技業,一天三班,日班小夜大夜,神想能做就是福,神的一分鐘等於人的三百六十五天,只要不休息,點數就能一直增加,神覺得這樣很好,又可以吃工廠的飯喝工廠的水,結果神的健康出了問題,身體開始流血,怎麼辦,神被要求自動離職。

這時候派遣制剛好出來,神決定用打零工方式來累積點數,因為神一分鐘等於人的三百六十五天,神決定把時間塞滿塞爆,這裡中斷了那裡還有接著,一個接一個不停下來,神變身,一下子當老人看顧,一下子當派遣清潔,一下子去舉牌發傳單,呵呵呵,很厲害吧。神還教我,點數中斷沒關係,不要失去希望,做一個許願牆,把你的願望用圖片照片風景信片上去,好山好水好車房好家庭好身材好伴侶,你的夢想,天天看,天天跟自己說,對不起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呵呵呵,很厲害吧……

神的身體又開始流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