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8/11

衛生紙+ 20:不值錢

衛生紙+ 20不值錢
Off the Roll, Poetry+
20137月出版
黑眼睛文化
ISBN 978-986-6359-31-6 (平裝) NT$ : 168    9789866359316

詩是一種宏大的見證,它的藝術在於把核心的價值觀念顯現,並傳遞給讀者。許多寫詩的人常常只想寫恰當的詩,而不是重要的詩,或者只寫夠格的詩,而非有意義的詩。

20期《衛生紙+》以顏雪花的評論〈知識份子、詩人與詩〉開場,痛陳當今台灣詩壇的平庸化現象。詩作部分則力抗這種浪潮,為眾多「不值錢」的珍貴價值發聲。包括鄉土文學大將廖永來痛批當前怪現狀的警句,隱匿書寫淡水的開發史,零雨和阿芒寫毒澱粉,林林寫反核,劉如意寫都更,蔡仁偉寫林益世,林豐明寫金正恩,eL寫大馬的黑暗選舉,洪慧和熒惑則深情地燭照香港的底層生活。

來自北京的詩人,也展現旺盛的火力。遠子的〈毛澤東〉透過家中毛像撕下又重新掛上的經過,描述矛盾的時代情感。劉道一寫民工、孫曉星寫洗腳妹,為勞動書寫開出不同的向度。阿齊更以〈小時候〉有力地質問統一問題,畢現對岸詩人反省的力道。

鍾國強譯介當代最睿智而迷人的阿拉伯詩人阿多尼斯17首代表作,鴻鴻翻譯車諾比核災受難者的詩篇,以不同角度回應詩與現實的問題。

本期推薦2012台大文學獎劇本首獎作品鄧安妮的《團圓》。以瘋狂喜劇手法解構一場過年團圓飯的準備過程,透過並列的咖啡廳與家庭場景,展現眾多人物的困境與狂想,引人會心共鳴。鍾國強力地質問兩岸。一問題。



顏雪花   知識份子、詩人與詩
韓仁傑 糾結、這只是一個開始
隱匿  每天的河、兩種計畫
  生氣 10
洪慧  那年。我們上學
馬蘭   我想買、我看見
鴻鴻   今天菊花開遍原野、分得好開
林子策  分得更開
熒惑   在重慶的阿默
Yellow   冷處理、叫叫叫
夏魚   時差 13
eL   試題範例之[選擇題]、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東西是不會停電的
吳芬   照鏡子 14
林蔚昀   平衡
阿芒   各位兒童、左派份子、祖母回來了時間會不會治癒……順丁烯二酸
零雨   修飾的事兒
林林   觀看觀看、我們何德核能?
劉哲廷   偽時代
廖永來   目睹現狀 10
蔡仁偉   世界是一塊巨大的留言板 14
林豐明   心內話
陳日瑒   山雨來時
劉如意   不值錢
零度   青春、現場、重逢、果核、也許,這不是一首詩
劉道一   刀削麵、民工們
孫曉星   洗腳妹、如果今天還有救
遠子   地下室之歌、病中書、毛澤東
阿齊   辦公室的窗外、小時候
紫簫   等等等等、復興門
周天派   失聰、石頭、白雲蒼狗
宋玉文   五官的事、噪音
陳以恩   電視、詩人寫詩
阿米   12甜、看海、什麼都不會、失去、練習
楊人緯   那時候
羅智如   今天早上睡醒時我多了一個愛人
丁心   好大象、肥胖的理由、ㄏㄏㄏ、詩人無用、病情擴大機
飛鵬子   房間 6
王玠珵   失業的唯物主義、他在房間裡看她
譚凱聰   闖紅燈的男孩、北市某小學生的超商講話、虧欠、天使、討論
陳若詰   鳥姿、父親
鄧安妮   團圓
大牙   媽媽的嘴──歧義句練習
M   智慧型早老機、新皮媽媽、兒子打人
子時   為砂石車下亡靈與其家人而寫
沈眠   野獸家長、每個人心中都有
徐徐   防颱措施、放棄急救同意書、光陰、包裝
任明信  大聖、孟婆、有神、無題03、遠行
潘家欣  星期天上午做了一個小時的事
阿廖  一個人慢慢瘋、他、全世界最寂寞的公路
鍾國強  來自阿拉伯的聲音──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
柳波芙希洛塔  19888月過世的瓦西里,兼致過去與未來的車諾比受難者
向明  「反」彈頭

[  選段]
【每天的河】隱匿

有一天
河水如山脈蒼綠
而稜線起伏
有一天
河水碧藍
彷彿已忘卻了
曾經的沸騰
和乾涸
有一天
河水映照一切
另一天則全部拒絕
河水擅長選擇
不擅長後悔
有一天
河水疲倦而頑固
不願承載船隻
和水族
有一天
河面堅硬如水泥
腳印雜沓
水鳥盤旋其上
不得其門
而入
有一天
河水拱起如貓背
而並未更接近天空
有一天
河水如一張病容
滿載著回憶
但河水仁慈
不肯流淚
有一天
河水是墳場
河水是垃圾
有一天河水高歌
而後嗚咽
回聲始終
走不回來
有一天河水
丟掉了一半
有一天河水到別處
尋找自己
因此直到今天
我們還在
癡癡的等待


[劇本選段]
【團圓】鄧安妮
2012台大文學獎劇本首獎作品。

隆仔:我最近一直跑醫院。
三叔:我最近一直跑銀行。
阿嬤:我最近一直……
小叔:(端著一盤魚出來)我最近一直在想……
阿嬤:不是叫你別再去廚房了嗎?大男人一直進廚房像什麼樣?

小叔進廚房。此時麗娜出現在窗外,又晃到大門旁,準備進門時,聽到屋內開始談論自己的事,又退回窗外。

阿嬤:小的什麼時候會來?
隆仔:快到了吧。
三叔:她做什麼工作?
隆仔:哼,我看是找不到工作啦!
阿嬤:(吃驚)她還沒賺錢?
三叔:她現在在幹嘛?
隆仔:給我跑去念什麼研究所。
阿嬤:不是早就畢業了嗎?
隆仔:大學畢業以後又跟我說還要念,念完碩士以後,又給我念博士。
三叔:念博士可以當飯吃嗎?
小叔:(此時端了一個電鍋出來,放在桌上)飯在這裡(往門外走去)
阿嬤:你要去哪裡?
小叔:出去抽菸。
阿嬤:叫你不要再抽了,講不聽。你忘了你爸是怎麼死的嗎?

小叔走出大門,背對觀眾,觀眾可以看出他點菸、抽菸的動作。此時傳來一些沖天炮的聲音。

阿嬤:都忘了你們的爸爸是怎麼死的了嗎?
隆仔:我最近一直跑醫院。
三叔:我最近一直跑銀行。
阿嬤:我最近一直……覺得外面吵死了。(往廚房大喊)阿美,妳是煮完了沒?(對著隆仔與三叔說)我最近有快往生的感覺。

此時小叔看到窗外的麗娜,將菸丟在地上踩熄,走過去。觀眾可以看到兩人在窗外聊天。

隆仔:我最近真的覺得快往生了,醫生都不知道我得了什麼病。
三叔:大哥,你生病了?那,你的遺產怎麼辦?

停頓。

阿嬤:我最近也覺得我差不多了,告別式簡單一點就好了,照片就用我床頭那一張,比較年輕。
三叔:媽!那遺產怎麼分?
阿嬤:不肖子,我還沒死就想分遺產?你還要遺產?我幫你還的錢還不夠嗎?
隆仔:醫生給我開了一堆藥,叫我回去吃,吃一吃也沒起色,唉!動不動就覺得心臟快停了。
阿嬤:隔壁的阿珠幫我買了電台廣告的藥,我每天吃好多,要是我沒吃那些藥,我看我心臟早就停了。
三叔:你們都沒有想到要先寫遺囑嗎?

停頓。

阿嬤:隆仔,你跟小的說,不要再念什麼士的。
隆仔:博士啦!
阿嬤:隨便啦!叫她趕快找個人嫁了,女孩子念那麼多書幹嘛?浪費錢!
隆仔:沒人要娶她啊!

阿美端了餐具出來,開始幫大家添飯。

阿嬤:妳煮完了喔?就這樣?這一點菜也要煮這麼久?妳不知道大哥今天要回來嗎?才煮這幾道菜?
小叔:(此時與麗娜一起進來)又沒什麼人要回來,這樣就夠了。
阿嬤:(對著麗娜)唉唷!小珍啊!妳回來了喔!來來來,來這邊坐!(示意要麗娜坐她旁邊)
麗娜:恭喜,阿嬤、三叔……
阿嬤:(打斷)不用叫了啦!快坐。
麗娜:二叔和姑姑呢?(挑了一個邊緣的位置坐下)
小叔:(偕阿美一起坐下)妳二叔沒有要來!妳姑姑說她吃完飯再來。
隆仔:妳三叔的小孩很懂事!說是不要來拿紅包,這幾天工作,薪水都比較多,這幾天都有打工啦!
三叔:沒辦法,我老婆跟人家跑了。

除了麗娜之外的其他人全看著三叔,沒人動碗筷。左區燈光漸暗,同時右側區燈光漸亮,麗娜從左側走到右側,在剛剛的椅子上坐下。蓋瑞匆匆忙忙從右邊進舞台,坐在麗娜對面。

麗娜:你遲到了。
蓋瑞:餓死了(東張西望)服務生呢?我要點餐!
麗娜: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蓋瑞:先讓我吃個飯再說。
麗娜:你每天都這麼說。
蓋瑞:(略怒)有什麼事等我吃過飯再說!今天我們科長有夠機車,好不容易下班了,可以讓我先休息一下嗎?
麗娜:怎麼了嗎?
蓋瑞:我下班了,不想講這個。
服務生:(拿來菜單,幫蓋瑞送來一杯水,並對他微笑)要點餐了嗎?
蓋瑞:(指著菜單)我要這個。
服務生:(甜美地笑,對蓋瑞擠眉弄眼)好的,馬上來喔!(收走菜單,準備離開)
蓋瑞:等等。
服務生:什麼事?想要我的手機號碼嗎?還是Facebook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