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5/11

【出鬼】之前的呢喃 張詩勤《規/鬼/軌/櫃》

【序】 規/鬼/軌/櫃

   就跟列車要在軌道上才有可能出軌一樣,詩也是要在某種秩序與規則之下,才可能出鬼。

  鬼待在地獄是理所當然的事,跑到人間就不那麼稀鬆平常了。鬼就是要出現在人們相信原是空無一人的地方才恐怖,才恐怖得自在光亮。沒有了這種相信,鬼也只能(在本來就很黑暗的地方)黯然神傷。

  很小的時候,聽見電視新聞傳來「火車出ㄍㄨㄟˇ」的字句。我想像鬼究竟是出現在車廂的內部還是外部,祂是以什麼方式出現的?長得什麼樣子?我對這個字句有太多想像,以致於知道它真正的模樣之後,發現世界原來不如我所想。我猜那至少是二十年前的事,至今卻還清楚記得那股失望。自那時起,語言文字的軌道便一步步在我的世界構築起來,阻止著我的出軌。

  出ㄍㄨㄟˋ也是第一次聽見時意義難明的詞。出櫃聽起來好像是區分了櫃內與櫃外的空間,其實是製造出了有櫃和無櫃的對立。就跟鬼一樣,櫃的存在一旦被指出來,語言的牢就一瞬間把意義困囿住了。一個是存在的東西被假設成不存在;另一個是不存在的東西被假設為存在。軌道就這樣強硬規定了列車的走向。把出軌與出櫃都一概排除在外的那些正確正常正經正義的人,他們的心裡有沒有鬼?會不會最服膺規則的人心中反而裝有滿坑滿谷的鬼?

  文字之軌與意義之軌既相交又分離,在那裡有了詩的存在。詩的寫法也是一種軌,是什麼樣的軌道框限了表意的自由、是什麼規則讓詩成為詩?如何在詩裡一邊遵循、一邊逸出規則?如何一面運行在既有的軌道上一面出軌?──詩該如何出鬼?是不是在我想像火車出鬼的畫面時,已誤打誤撞觸碰到某種詩意?

  恐怖漫畫是我心目中最具詩意的讀物。日本漫畫家極端扭曲事物的形貌,反而暴露出那麼多的真實。留在某空間的經時間沉澱下來的鬼魂總是滿懷恨意地出現著,能夠超越時間的祂們一定目睹了某種真相。覺得祂們詭異,是因為我們的時間空間秩序規則充滿太多限制。


  這麼一想,最能接近鬼的,或許就只有詩了。


出鬼
張詩勤詩集
黑眼睛文化出版
20155
ISBN 978-986-6359-47-7 
售價$3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