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0/26

【衛生紙+】停刊聲明

《衛生紙+》停刊聲明

《衛生紙+》至今整整八年了,比創刊時的料想久得多,影響也遠遠超出我的預期。《衛生紙+》的主張,透過每期專題的設計、每期選刊的詩作,旗幟一貫鮮明:在題材上熱中政治、社會、環境等現實議題,在態度上樂於表達立場、積極介入,在語言上力主口語淺白。相信詩不是文人雅士的閒情逸致,而就在每一個人的生活中、屎溺間。

20082016,《衛生紙+》意外見證台灣政治爭議白熱化、人禍天災頻仍的八年,這也是公民意識覺醒、青年力量出擊的八年。《衛生紙+》持續耕耘,至少讓讀者不再視詩寫政治為異,也讓現實批判的角度更為多元,每期幾乎都有新的議題冒上檯面,隨著社會呼吸而劇烈起伏。詩人宛如埋藏各個角落的斥,傳回地底脈動的訊息。

詩發表在詩刊上,便不只是個人的聲音,而成為以個人的常民生活共構的「社群」,實踐著面向國家、權力的挑戰,為全球化情境下的勞動經驗提供見證,作為與時俱變的公共論述之補充或協商。所以《衛生紙+》雖從文學出發,卻從不以刊發好詩、促進文學為滿足──紙本刊物、無邊網路從不或缺園地。《衛生紙+》別有懷抱。幸有一路加入的「衛生紙詩人」和劇作家陣容,成為這本刊物持續至今的主要動力,讓台灣詩壇在「抒情」的浪漫傳統及「主知」的現代主義之外,試驗一種「民主肥皂箱」的直率論辯,召喚出一個查拉圖斯特拉那樣昂揚的詩神。

然而,畢竟沒有永續的刊物,沒有不散場的戲。既然階段性目標達陣,避免「衛生紙寫作」變成自相取暖的溫室,開枝散葉,此其時也。花店不開了,花繼續開,新生代應該創建更有個性的園地,攻陷更主流的陣地,發揮超越我輩的影響力。對於熱烈支持這份刊物的讀者,以及積壓尚未刊出的稿件,必須說聲抱歉,《衛生紙+》無法再為你服務了。對於那些認為詩的標準被玷污的讀者和詩人,恭喜你們解脫了,也恭喜你們被遺棄了。《衛生紙+》就此退場,謝謝收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